周本兴:随兴所郁

人生在世,有些人忌讳上衙门法庭,因此就有生不入衙门,死不入地狱之说。更有官字两个口,虽然上说有理,下说也有理,不过更多时候,没钱莫进来。不过,今天这篇文章,除了有进出法庭轶事,也和去法庭有异曲同工之妙的警察局。相信很多人对“mata-mata”有些恐惧感,原因是与小时候父母说顽皮孩子会被警察逮捕有关吧?


除了发生交通意外或比较严重的刑事案件,逼不得已进出警察局,我想很多人也是对它避而远之。突然想起一些趣事,半夜三更,电话铃声作响,该死的,忘了把手机静音。电话那头,急促的声音,说我被警察捉了,律师可以来和警察交涉吗?

坦白说,这些警察还有法律知识和道德良心,给机会此人致电律师。不过,我不认识此人。此人怎幺拿到我的电话,我也不清楚。更大的问题是他在北,我在南。有心无力,我说对不起,再多的律师费,我也不要,继续会周公。这个故事告诉我,远水救不了近火,睡觉大过天。

此外,某人因家人被捉,打电话叫我立马去警局。那时,我说根据经验,律师会被挡在门外,等个天荒地老。他不信,开始对我展开银弹攻势。我说,不接。他说多多钱,都要我过去警局一趟。我好奇,为何偏偏要我这棵树,放弃了整座森林?

我不厌其烦,开了个四位数价格,从此我的手机不再响。这经验告诉我,认真你就输了,赚律师费很辛苦,你还信有人会捐26B给你?再说个警局故事,小三被捉有个男人叫我去警局探望。

我说能不能见当事人在于调查官,我不是包青天,不包。世事无常难料,没有包赢的案件。他说没问题,我就开始劳碌奔波,终于得到调查官的首肯,见到嫌犯。后来,他问我有没有“后门”,我说没有。他信别人的话,就不信律师,结果被骗后又回头找回我。因为星期天我做礼拜后,居然看见五十多通未接电话!

我说另请高明,不接。我终于找到退路!最后,我在法庭实习期间,也看到家人大义灭亲,把吸毒家人押去法庭交给驻守警员。也许是毒瘾发作,那名年轻人狂性大发,两名身材魁梧的警察,起初也抓不了他,我愣在一旁,不知如何是好。庆幸,警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压在地上。

不过,该名年轻人被捉后,突然冒出一句话,你是不是华人啊?华人不帮华人!真令我哭笑不得。进出法庭和警察局,就像打开人生经历之书,简直是尝尽酸甜苦辣,看尽人生百态!

相关推荐